北京 | 新内容探索者大会

时间 : 12/29-01/13已结束

刺猬公社|叶铁桥

今年9月初,石灿来找我,说要去山东一趟。“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说有个人在村里做自媒体,雇了一群农村妇女写文章。”

这当然值得去看看。石灿亲身探访,回来后,写了篇《实地探访山东新媒体村:农妇做自媒体收入破万》的稿子,这篇稿子引发的反应让人始料未及。

典型的反应是:“难怪现在的新闻语句不通,错别字一大堆,全靠标题唬人博眼球,原来都是一大群农村妇女在家闭门造车。 ”

还有人说:“农民都不愿意脚踏实地劳作了,都想走捷径,太可怕了,你们这样长期下去还会有人干农活?我们以后吃啥!”

铺天盖地的质疑,让山东新媒体村的领头人李传帅既困惑又紧张,他毕竟还年轻,是个90后。他的家庭条件不好,母亲在他8岁时就过世了,父亲也离家出走至今未归,他完全是靠着自己打拼一路走到现在。

然而这篇文章给他带来的巨大非议,却让他猝不及防。他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批评他们,有些人甚至口出恶言,让他很扎心。

他辩白道:“我在努力的改变农村,让农村人在有家的地方也能有工作,让留守妇女和儿童不在孤单。我感觉我没做错什么,我们农村人写作水平怎么就不行了。我们勤快的学习,我们努力的进步。我们真实的写出了农村的真善美。这样真的不行吗?

这篇文章给李传帅带来的困扰,也完全不是我们的初心。恰恰相反,我们之所以想去写,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内容领域新的变化和曙光。

这种新的萌芽就是,由于技术的不断演进,内容生产和传播的能力,从只赋予专业人士,扩展到赋予精英人群,再扩展到赋予普通人群,而到了今天,终于扩展到赋予了“下沉人群”。

这种赋能的深度和广度,可能很容易被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所忽视。

很多人对山东新媒体村农妇生产的内容,那种鄙夷是发自内心的。

我们也无意于为她们生产的内容质量辩护,新生事物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往往都是粗粝的,不成熟的,既没有精巧的外表,也没有丰富的内涵,但它是新的,是有生命力的。

如果仅仅只看到内容的粗糙,看不到这一案例所代表的巨大变化,可能会是一种偏见。

鄙夷的人远远低估了这些看似粗糙的内容背后的价值。

正因为“下沉人群”在内容生产力上的束缚完全被解放,才会有今天的内容大爆发,才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人站在手机的镜头前直播,才会有数以千万计的短视频每天被上传,才会有数以亿计的人活跃在这些平台上。

一个短视频平台的高层曾对我说,现在,因为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强大,再偏远的乡村,再遥远的边陲,手机和网络信号也都能覆盖到,这就相当于修了一条信息高速公路。而短视频平台的赋能,就相当于给这里每个人一辆摩托车,让他们能跨越地理的局限,驶出乡村,驶出小镇,驶向更广阔的天地。

他也深信,这种变化,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为了全方位的展现2018年内容行业的变化,洞见内容大爆发前夜的萌芽和趋势,刺猬公社联合了视知TV和Figure,在2019年1月12日和13日这两天,在北京建国门长富宫酒店举办“新内容探索者大会”。

50多位分享者中,既有互联网公司的高层,也有内容创造者,以及“下沉人群”的代表。

比如,我们既邀请了快手的副总裁做分享,也邀请了快手上的主播做分享;我们既邀请了喜马拉雅FM的副总裁做分享,也邀请了该平台上的声音主播做分享。

趣头条的总编辑,将讲述趣头条在满足下沉人群需求上的创新性。来自淘宝内容体系的负责人,将讲述电商平台上的内容生态,以及自媒体人的探索与变现。

此外,新浪新闻腾讯新闻等互联网平台方的高层,第一部非虚构电影《生活万岁》的导演马蜂窝的内容总监,开心麻花的营销总经理也将回望他们一整年探索过的轨迹。

1月13日上午,更有近8位内容和文娱领域非常活跃的投资人,分享他们对2018年内容领域的创投心得,并展望2019年的前景。

未来已来,它需要被更多人看见。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

发言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