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电影指南界面JMedia联盟成员

多位资深媒体人共同打造的电影自媒体,提供有种的电影观点,有趣的电影专题,有品的电影八卦。

关注该作者

界面JMedia联盟成员

  • 微信号:rjdy2014

  • 微信公众号:人间电影指南

  • 帐号类型:自媒体     原创

  • 关注领域:娱乐 

  • 叶公好狼的中国人

    文|李小飞本文为作者李小飞的原创文章,首发于腾讯.大家(ipress)叶公好龙,崇拜龙,家里挂满龙的画,龙听说了,就专程来看望叶公这位粉丝代表,结果叶公一见龙张牙舞爪的样子,直接给吓死了。叶公好龙,这

  • 7天20亿,是春节DUANG,不是春节档!

     在白娘子晕倒的前5天,大宝剑就已经晕掉了。虽然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建设,但依然想象不到春节会这么火。

  • 我们就是这样长大的 关于《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就是这么时而汹涌,时而温柔,时而不知所措,时而贸然前行。却又不让出丝毫退路的去迎接人生的种种必然。

  • 鸟人到底有多神?

     文|徐元本文为作者徐元的原创文章,首发于腾讯.大家(ipress) 2014年,爱德华·诺顿有两部电影上映,先是春天的《布达佩斯大饭店》,后是秋天的《鸟人》。到了2

  • 软蛋的春天——2014华语电影总结

    那些迎合资本和观众的乖孩子成为宠儿,而那些坚持自己路线的人则既得不到观众也得不到媒体的关注。

  •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武侠片?

    其实在武侠时代,中国人真的不喜欢武侠。

  • 有关《奔跑吧,兄弟》:愤怒不能当饭吃

    这是一个观影欲望前所未有强盛的年代,愤怒并不能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一个软蛋,只有有效的行动才能洗刷这个侮辱。

  • 从黑泽明切腹未遂来看为啥中美合拍很难搞

    黑泽明《蛤蟆的油》给后辈们做了“自己写”的表率,更在态度上拿出了示范:大家不过是“镜前的蛤蟆”,看到自己的丑陋不堪,都要吓出一身油。

  • 该怎么评价《奔跑吧,兄弟》大电影?

    在中国,电影从来不是电影,笑也从来不是笑,生活也从来不是生活。

  • 庞麦郎&周星驰&侯孝贤

    艺术的一个珍贵品质就是自知,它比真诚更高级。只有拥有了它,才能获得感性之外的另一重视角,才能在美好的混沌中迎来一丝清明的冷光,才能接近真实的轮廓,让批判不只是情绪发泄,让爱变得拥有真实的重量。

  • 赵本山:沦落现实的‍“一代宗师”

    导语: 其实,四大关隘中的“是非”二字,不是我们局外百姓能说得清的,赵本山是好人还是坏人,作为今天的普通观众的我们无法得悉,未来的人们会比我们看得更清楚。但陷入舆论风

  • 门里门外——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姜文

        文|赛人 有次姜文坐出租,被司机认了出来,脱口而出就问他:你是演姜文的那个人吧。姜文一楞。后来,姜文重提此事时,觉得特别有意思。但到底有什么意

  • 老片重映,怀旧的产值,以及奇妙自慰术

    这是一个多么乐观的时代,以至于每个年龄层都毫不顾忌地展示自己的青春,并自认为那是独一无二的。这又是一个多么虚弱的时代,每个年龄层都成了将目光埋入逝去时光的鸵鸟,只有死无对证的青春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

  • 走出荒野,更要走破荒野

    “读万卷书,行千里路”的关隘不在“万卷”也不在“千里”,而在“破”。人生的关隘也在一“破”字。电影的关隘,当然也在一“破”字。

  • 假如让中国人来拍《中国狙击手》

      文|李小飞 看《美国狙击手》的时候,我一直有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把主人公还有其他人物的脸换成东方面孔,让他们讲中文,会是什么感觉呢? 14年前的9月11日,

  • 山田洋次的第82部作品:《小小的家》

    《小小的家》讲述了那个大时代里日本人应该有的三个进程,即寄寓、忏悔和最终的流浪。山田洋次的家国感由此变得丰富,丰富到不可言说。

  • 为什么电影院只放新片?

     文/大宝剑 重映最近有点一而再,再而三的势头。 先是《大话西游》来了一发,然后是《一代宗师》披着3D的马甲上场,接着是《功夫》披着同样的马甲也来了,马上又要轮到《甜蜜蜜

  • “第一部伊朗吸血鬼电影”闹的是什么鬼

    《夜里自己回家的顾念》2014年年初在圣丹斯影展上崭露头角,年底则以未分级影片身份在全美14家独立影院公映,截止2015年第一个周末,累计票房约14万美元。‍

  • 最伟大的产品是作品

    产品与作品代表的商业与艺术之争其实无损于那些真正的伟大的作品,或者说伟大的产品。因为当能够用伟大来冠名他们时,它们内里实际已经一致。

  • 《箭士柳白猿》——类型之武侠电影的不射止射

    本文写在《箭士柳白猿》公映之前,《师傅》投拍之后。中国后现代的武侠电影如何行走在当下这个崭新的江湖里,在徐皓峰这儿,是个亟需解决的命题。目前看来,是有些沉迷于考据,并有着鲜明的知识分子化倾向。武侠电影要不要回到民间,对职业或非职业观众而言,都值得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