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三界面主笔

关注该作者

34文章703面粉15评论
    • 朱小地:一种新的建筑形式正在诞生

      著名建筑师朱小地谈他的建筑理念。在中国文化中,他找到了新的可能。

    • 击垮我的那些瞬间

      那些击垮我们的瞬间从来不是哐当哐当地大肆降临,而是偷偷摸摸如诗,如白纸,如体温。如年老的忍者。

    • 刘庆元:坚持更容易,拒绝很困难

      每个月我们会邀请一位创作者,谈谈影响他(她)的作品。本期是艺术家刘庆元。

    • 张艺谋:人贵有自知之明|访谈

      从《长城》开始,张艺谋聊了聊电影创作和他自己。

    • 张艾嘉:女人故事多

      “我如果一直在顶峰,我会变懒,更骄傲,或者是太自主,会看不到自己,身边就会有一堆的赞美,然后就被包围在很假象的环境当中。这个是我从年轻起一直很自觉的一点。”

    • 老狼:纯真年代|短章

      “这个周末,老狼要在深圳开演唱会了,可我在北京,又是重霾的脏城里。采访过老狼,写了老狼,但想起来,我好像还没完完整整地看过一次他的演出。”

    • 李志:如果没有人看着我

      11月20日,李志发布了一张新专辑,售价20元每张。上线48小时内,卖出超过5万张,“成为独立音乐史上又一标志性事件”。烧碟、维权、众筹、跨年、制度化……李志在独立音乐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很多。 但他说:“我从来没想过要塑造形象,我反对任何理由的塑造形象。”

    • 五条人: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在“五条人铁脯粉第一次乡试”的考卷中,阿茂出了一道简答题:“如果五条人的新专辑完全以粤语和英文演唱,是否能在主流市场流行开来并走向国际化?请简述和分析原因。”

    • 杨葵带你去高晓松的杂书馆|视觉

      “高晓松办的这个杂书馆我听说过,具体的没有去了解,今天一来才发现,它已经完全够格作为一个藏书阁了。”本期我们请杨葵带领大家去杂书馆逛逛,送上6分钟视频。

    • 张楚:我是不是一个卑鄙的人?

      张楚不再认为自己具备影响世界的能力。“我该好好选择我的生活了……可以跟他们并驾齐驱。该融合的融合,该自我的自我,但是就不要去折磨人家了——比如《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人家会说,凭什么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 百花深处袁惟仁|短章

      “清高是可以放在梦想里,可是出了门以后,别闹了,你还是有房贷的,还是有车贷的。”袁惟仁说,他只是一个做商业音乐的贩夫走卒。

    • 丁香诊所的五个故事

      中国的医疗创业正生机勃勃。我们写了一系列关于医生的文章,丁香园是其中又一个案例。

    • 横切面:其中有禅

      万晓利、周云蓬、小河,组了个乐团。这是三个火枪手,是一个篱笆三个桩。今天的正午视觉,奉献一段视频。

    • 黄觉:我的黎明骊歌

      “那个年代有一部电影叫《猜火车》,所有的文艺青年就把自己的生活往那种形式上去套。如果回头再选的话,我觉得,青春必须得这么过吧。不这么过的话不亏得慌? 该青春的时候青春,该中产的时候就中产,我觉得最好的安排就是这样的。”

    • 恋恋老狼

      《我是歌手》老狼参与的第一期播出后,关于他的新闻和报道陡然爆发。“哥们儿又红了!”他调侃自己,也惶恐,“这么长时间没出新歌,靠一个真人秀红了,是不是太功利?”看到四面包抄来的示好,老狼说,这说明我是个好演员。在他看来,小河、万晓利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歌手。

    • 冯唐:我本人就是IP

      主持、广告、影视和文学,离开华润后,冯唐做了不少事儿。我们找他聊了聊,这一年到底都干了什么?

    • 消失的阿姨

      我在手机应用上找到了一位阿姨,她来了又走了。

    • 戈壁滩上的核二代

      404曾是中国核工业的重要生产基地之一。改革开放后,由军用改为民用。但现在,当年热闹的生活区已经空无人烟。

    • 刘小东谈文脉

      我们每个月会邀请一位摄影师或艺术家,让他们谈谈最喜欢或印象最深的人和作品。本期是画家刘小东。

    • 二重奏

      马友友和郎朗的成功,似乎没有复制的可能。学古典音乐,在这时代怎么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