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三界面主笔

关注该作者

47文章824面粉15评论
    • 金城小子

      金城是东北的一个小镇,以造纸厂为中心,生活着几千名工人和他们的家属以及附近的农民。2010年,画家刘小东回到金城。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刘小东画完了他的朋友们。他为自己的画展起名“金城小子”。在一幅名为《我的老家》的画旁,他写下:“我小心翼翼用笔很慢,怕打扰这里的尘埃”。

    • 在烈日和暴雨下

      十月,叶三走了两趟音乐之旅。一个在额济纳,一个在舟山。这是一篇关于大海和阳光的奇遇记。

    • 我用它们听音乐

      听不了现场,但我们有现代科技。叶三写自己听音乐的设备。“通常是午后,我浇着花,翻着书,抱着电脑干着活儿,或是喝着茶,就随手拧开收音机。陡然赶上一首好歌,我停下手里的事,抬起头对着空气发一会儿呆。然后那首歌过去了,不见了,等你去追去找,也许找得到,也许再找不到。像生活也像生命。”

    • 在日本 | 正午·书架

      一篇旧稿,日本游记,并推荐鹫田清一的《京都人生》。祝大家假期愉快。

    • 美貌大王许岑的挣钱史

      当下的时代有各种各样的赚钱方式。有些方式我们可以想象,理解,但偶尔听到另外一些方式,还是会吃惊——原来还能这样。今天,我们请美貌大王许岑聊了聊他的挣钱史,作为时代佐证的一斑。

    • 基督山伯爵的餐桌

      大仲马的才华令我神往——说是看到了吃,那不过是捡天才的一个小小切片出来说话,大仲马写风景、市井、服饰……也是一样的丰富生动。《基督山伯爵》是当时的流行文学,更是经典。我会一直重复读下去, 因为我觉得,世情与人性到什么时候都值得深究与描写,永远不可能过时。

    • 丁薇:你们需要歌吗?

      “我其实始终还是停留在根深蒂固的音乐学院的教育中,认为音乐是用来欣赏的, 从来没打算让人参与。但现在恰恰这个时代,大家觉得一定要能参与的音乐才是好的歌,我不太理解这件事。”丁薇出了新专辑《松绑》,跟我们聊了聊她对音乐、选秀节目和歌迷的看法。这个时代,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歌?

    • 秦时明月汉时关

      在西北,人是那么微不足道。土地是壮美无涯的,而路是遥遥无期的,是大地胸膛上的一道划痕。渺小的车,开到多快都像被蓝天白云赶着,显得猥琐。路边无休无止地是黄沙或青草,人则是另一种长相奇怪的植物,因为失去了根,随时有枯萎的可能。我想着从这片土地上走出来的那些唱歌的人,好像只有赵牧阳回到了他的出发地。

    • 我没有登上鼓浪屿|路上

      整个五六月,正午部分员工都在外面自驾晃荡。每周五,我们会更新一篇在路上的日记。今天是第三篇,叶三在厦门。

    • 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

      张玮玮和郭龙都是白银人,少年时在这座城市打架、闲晃。九十年代,他们来到北京,加入了野孩子乐队。他们和野孩子,以及文中提到的IZ乐队,都体现着中国民谣中的西北气质。

    • 游潮汕:生活要像海里的鱼

      “潮汕菜的气质就像这个地方,有传承,不装逼,务实,圆融,有事说事,又很活泼,有个性,没什么界限,生命力旺盛——也像这个地方的人。”这是一篇吃喝玩乐的游记。

    • 这个冬天的动物园|短章

      这个冬天的动物园不再让我悲伤或愤怒。走出大门的时候,我思考着为什么。也许是没精力再矫情,也许是麻木。我觉得无趣,干笑着冻到了牙床的那种无趣。

    • 朱小地:一种新的建筑形式正在诞生

      著名建筑师朱小地谈他的建筑理念。在中国文化中,他找到了新的可能。

    • 击垮我的那些瞬间

      那些击垮我们的瞬间从来不是哐当哐当地大肆降临,而是偷偷摸摸如诗,如白纸,如体温。如年老的忍者。

    • 刘庆元:坚持更容易,拒绝很困难

      每个月我们会邀请一位创作者,谈谈影响他(她)的作品。本期是艺术家刘庆元。

    • 张艺谋:人贵有自知之明|访谈

      从《长城》开始,张艺谋聊了聊电影创作和他自己。

    • 张艾嘉:女人故事多

      “我如果一直在顶峰,我会变懒,更骄傲,或者是太自主,会看不到自己,身边就会有一堆的赞美,然后就被包围在很假象的环境当中。这个是我从年轻起一直很自觉的一点。”

    • 老狼:纯真年代|短章

      “这个周末,老狼要在深圳开演唱会了,可我在北京,又是重霾的脏城里。采访过老狼,写了老狼,但想起来,我好像还没完完整整地看过一次他的演出。”

    • 李志:如果没有人看着我

      11月20日,李志发布了一张新专辑,售价20元每张。上线48小时内,卖出超过5万张,“成为独立音乐史上又一标志性事件”。烧碟、维权、众筹、跨年、制度化……李志在独立音乐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很多。 但他说:“我从来没想过要塑造形象,我反对任何理由的塑造形象。”

    • 五条人: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在“五条人铁脯粉第一次乡试”的考卷中,阿茂出了一道简答题:“如果五条人的新专辑完全以粤语和英文演唱,是否能在主流市场流行开来并走向国际化?请简述和分析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