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影像界面编辑

关注该作者

233文章102面粉5评论
    • 自行车上的家:日本流浪汉的日常生活

      行走在日本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经常会看到这一特殊人群:他们身穿朴素的衣服,推着满载“货物”的自行车穿梭在城市街头;他们大多人寄居在立交桥桥墩下或者公园的树荫下;每月可领取一定数额的“生活保护金”。日本人具有极其严重的羞耻心,情愿饿死也不会乞讨施舍,所以日本流浪汉从不向过往的行人索要钱财和食物。

    • 广州高第街的挣扎 被互联网经济“围攻”的生活

      2018年8月10日,广州,晚饭前后高第街上奔波的人们。建国前,高第街是广州著名商业中心之一, 店铺林立,商品琳琅满目, 是广州有名的日用百货的集散地。而今天,高第街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内衣一条街”, 几乎所有店铺在卖的都是形形色色的内衣裤、泳衣、皮带等小配饰。络绎不绝的人们为了生活不断往返奔波,或发货, 或清点, 或拉货, 或收档, 或许是为了一日三餐, 或许是为了子女过得好一点……人们在这条街上上演各自的故事。

    • 职业搭配师 逛街购物也是工作

      陪她逛街购物,帮她挑选时装,让她焕然一新,随着女性群体在经济上的日渐独立,“她消费”越来越注重体验以及个性化服务,一个全新的职业——“搭配师”也随之应运而生。今年28岁的山西太原女孩侯鹏娜是内地较早一批成为职业搭配师的女性,受过专业培训的她已服务过上百名客户,包括职员、宝妈、求职者等。现在的她,已经有五年多的行业经验。

    • 非洲游牧部落阿法遭遇严重旱灾 孩子找到水源才能上学

      在埃塞俄比亚东北部的塞梅拉地区,阿法的孩子们很喜欢上学,但是每天,他们都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像过去几个月那样一直上学,因为他们必须完成一个首要任务,那就是寻找水源。

    • 匠人精神在希腊 200年家族坚守手工铸钟手艺

      希腊,一片寂静笼罩着希腊平原,这寂静被牛铃的响声和炽热火炉的隆隆声所打破。在希腊西部小镇Paramythia的最后一个铸钟厂里,加拉诺普洛斯兄弟正忙着制作将运往埃塞俄比亚和罗马尼亚的教堂钟。他们的家族企业已经经营了215年,如今,出口贸易让它得以存活。

    • 在埃塞俄比亚街道上驰骋的古董甲壳虫

      甲壳虫汽车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曾经风靡一时,然而在2003年,这种曲线形小型汽车就已经停止生产。在埃塞俄比亚,古董甲壳虫却因其物美价廉掀起了购买狂潮。尽管原配件很难再得到,但在当地机械师的努力下,这些“爱情小虫”的生命却得以了延续。

    • 奥运十年⑥|2008年的北京

      2008年8月8日晚8点,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开幕。当年的中国以100块的奖牌总数傲视群雄,当年的北京用近乎完美的表现证明自己。除了赛场上的盛况,北京城中美丽的花坛、倒计时牌、人们脸上的国旗贴纸、胡同里家家户户飘扬的国旗……同样是人们对北京奥运的记忆。

    • 奥运十年⑤ | 回望经典瞬间

      2008年8月8日,第29届夏季奥运会在北京开幕。为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我们迎来了来自全世界的204个参赛国家及地区,一万余名运动员和教练员。本届奥运会,中国以51枚金牌第一次登上奥运会金牌榜的顶峰,成为奥运历史上首个登上金牌榜首的亚洲国家。转眼间,这个承载着全体国人记忆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10年里,我们的社会经历了巨大的发展变革,很多人也从少年迈入了青年。今天,在北京奥运会举办10周年之际,一起跟随照片重温那些难忘的瞬间。

    • 我在乡下收古董

      薛亚松,山西芮城人,今年38岁的他常年到附近200公里范围内的乡村收各种散落在民间的古董古玩。一辆北斗星微型车是他外出跑货的工具。身高近1米8的他,由于常年外出奔波,显得和实际年龄略微不符。一口纯正的当地口音,风风火火的性格,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他是一个纯正的黄土高坡上的农村汉子。

    • 美国“末日计划” 地下堡垒遍布全国

      数十年来,美国官方依然在进行着一项秘密计划:即使世界末日来临,也保证美国政府能够正常运行。尽管美国政府始终对这项计划保持高级别保密,但持续数十年的末日防御工程在华盛顿等多地都留下了痕迹,其中有些是已被废弃的地下掩体,有些是仍在运行的地堡工程。

    • 真·佛系90后 厦门小伙隐居山间潜心造佛

      当绝大多数年轻人兴奋于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当全民热衷于创业恨不能今天编码明天就拿A轮,蒋晟大二那年,就已经走上了一条“另类的道路”。雕塑专业的他曾被母亲介绍到杭州永福寺为一尊佛像修复佛手,佛手没修好,他却意外被寺院生活给感染了,从那以后,他走上一条与传统工艺相悖的创新道路,决心专注做佛像。

    • 中缅边境的缅甸租房客

      地处中国西南的云南德宏瑞丽市与缅甸山水相连,是中国重要的边贸城市,很多缅甸人选择在瑞丽务工、居住,甚至在这里形成了一些小型的缅甸租房客社区。

    • 一生出家一次:“玉童子”出家记

      在信奉佛教的泰国,每个男性一生中都要出家一次,即将受戒的小孩被称为“玉童子”(当地称为桑龙Sang Long),年龄在7-14岁间,在三月到五月的暑假间完成人生一大事,为父母积德,报答养育之恩。在距曼谷900多公里外的泰缅边境小城夜丰颂,人们迎来四月初的盛典:新僧侣受戒仪式(当地称波桑龙节Poy Sang Long)。当地人视这个留存了几百年的民俗节日为盛事,会出动亲朋,倾尽一年时间准备。人们相信初次踏上人生修行之路的他们能为家人带来好运,以他们为骄傲。

    • 西藏90后盲人乐团,音乐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西藏拉萨“咔哒嘎布”盲人乐团正式成立于2015年,是一支小型民乐乐团。乐团6人中,年龄最大的是1990年出生的乐团团长达琼和演奏二胡的次仁曲珍,年龄最小的是1996年出生次仁央宗和扎西平措。每天晚上7:00至8:30,他们会在拉萨八廓美食街一藏餐厅进行驻场演出。除了民乐演奏,乐团中的扎西平措、次仁曲珍和晋美多吉会轮流当主唱,教授他们音乐知识的老师其米多吉偶尔也会客串演出。

    • 城市,暴雨,与“地下神庙”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一场暴雨总是让一座城市的排水系统备受考验。比起地上显而易见的高楼大厦,城市的地下建设总避开了日光,很少向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展现其完整面容。巴黎、东京、纽约、伦敦......跟随镜头,我们可以一览这些国际都市的“地下神庙”。

    • 日本僧侣的“双面”生活

      在日本熊本县有一座羊角形山脉,山里有一座偏远的寺庙。僧侣Akinobu Tatsumi在这里过着罕见的双重生活:白天,他为信徒诵经祈祷;晚上他则化身DJ,跟同好一起纵情享受音乐。

    • 十五年前的夜上海 酒不醉人人自醉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周璇的老歌把人们带回那个纸醉金迷的上海滩,不过演绎这一切的已不是昔日十里洋场,而是新天地的某个酒吧。上海的石库门、百乐门、张爱玲……来上海的外地人比本地人更迷信于上海风情,而夜上海也许是这风情的极致。咖啡屋、西餐厅、酒吧,只有在夜晚才变得摇曳多资。即使高架桥,在华灯初上时也浸染了上海的阴柔气质。或许人们喜欢夜晚更甚于喜欢白天。因为白天太真实了,人们为生存而疲于奔命。夜晚,人、影、光,一切变得更情绪化和戏剧性。恍恍忽忽的笑容,隐隐约约的落寞,想象力在夜晚有了更多发挥空间。

    • 点球大战!决战12码 胜败毫厘间

      今天凌晨,两场惊心动魄的点球大战,将俄罗斯与克罗地亚队送入8强。夺冠热门西班牙队止步16强。在世界杯历史上,这些残酷的点球大战依然让人记忆犹新。

    • 每一场毕业,都值得纪念

      夏天快到的时候,一场告别也缓缓拉开序幕。即使难忘,学生时代也终将离我们远去。庆祝毕业的方式也许是一场毕业作品show,或是一场婚礼,抑或是穿上最正式的衣服,与这些再难相见的人拍下一张纪念照......这其中也许热闹非凡,或许夹杂伤感,但它的隆重感以及重要性,在每一种文化之中都毋庸置疑。

    • 足球,超越一项体育运动的意义

      足球可以改变什么?这或许可以从热爱足球的人身上找到一些证据。在国家最艰难的时刻,或是人生最沮丧的阶段里,足球似乎在这些人身上超越了一项普通的体育运动所带来的意义。在世界范围内,可以很公平地说,在吃饭与呼吸之后,足球在全球统一进程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它似乎实现了某种真正的公平,使人们跨越了种族、政治、宗教与社会的鸿沟而享受其中。或许,足球无人可挡的魅力也因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