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伟CYW界面专栏作者

关注该作者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比较》研究部主管。

29文章33面粉1评论
    • 陈永伟:关于人工智能的主体、责任和算法监管,我的一些思考

      如何对人工智能进行有效治理?一,根据是否进行决策来判定是否是主体;二是根据成本收益来划分责任;三是用新规制理论和机制设计的思想来对算法进行监管。

    • Facebook:下一个微信?

      熟悉的广告模式并不能适应私密社交,Facebook要想转型,就必须重新构建其盈利模式。想要变成微信,恐怕还真没有这么简单。

    • 陈永伟:以平台思维思考粤港澳大湾区发展

      M型城市体系会将本可以在城市之间展开的分工强行压缩到单个城市内部,这不仅会造成城市产业结构的趋同、资源配置效率的损失,还会导致一系列的经济社会问题。因此,在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时,就必须首先改变这种城市架构,让湾区的城市之间可以更好地进行配合,更好地产生协同效应。

    • 陈永伟:贩卖人口就死刑?初衷虽好,却需慎行

      重罪或者死刑虽然让惩罚的总量大大加强了,但它其实是取消了边际上的惩罚,这导致犯罪者不会根据它来调整自己的行为。很多研究已经表明,刑罚过重可能导致犯罪率不降反升。    

    • 陈永伟:为什么小微企业融资还是那么难?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难,就不能单纯靠加大信贷总额,或者要求金融机构向它们倾斜。因为只要信息不对称存在,只要金融机构还是自主决策的,那么逆向选择问题就会存在,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就很难下来。

    • 陈永伟:滴滴春节涨价,趁火打劫还是优化供需?

      无论如何,通过市场需求调节供需的总思路是对的,这点应该予以肯定。相比之下,一些地方出台的限制出租车在春节涨价的限制,倒是可能需要被调整,或者废止的。

    • 陈永伟:百度死了吗

      随着技术的变迁,原本开放的互联网似乎正在走向封闭,比起“百度之死”来,其背后的这个趋势恐怕是更为重要的。

    • 陈永伟:封杀字节跳动,腾讯占理吗?

      尽管腾讯对头条系产品的封杀看似蛮横,但于情于理都是站得住脚的。由于微信不能算是“关键设施”,所以腾讯有权、也应该这样做。

    • 陈永伟:三英战微信,谁会有机会?

      聊天宝的推出,可以被视为是阿里巴巴试图在社交领域与腾讯进行对抗的另一次尝试。从总体上看,它应该会是三款软件中和微信形成最直接竞争的一个。

    • 德姆塞茨去世,一文读懂他的企业和产权理论

      德姆塞茨认为,所有权和产权的区别,是一个整体和部分的区别。如果将产权比做一粒棋子的话,那么所有权就是整整一盒的棋子。

    • 陈永伟:iPhone禁令与“高通税”的启示

      虽然高通和苹果在法庭打得激烈,但最终影响两家胜败的因素很可能会在法庭之外。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5G的应用。

    • 陈永伟:“滴滴优步合并案”调查为何两年都没有结果

      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这个案子实在是太难了,不仅挑战了很多惯例,还存在着很多技术上的障碍。三个难点:一是对VIE结构的态度;二是相关市场界定;三是市场力量的认定。

    • 陈永伟:双十一已是“夕阳红”,双巨头开辟新战场

      “双十一”,其实只是消费互联网时代的余晖,而整个互联网时代已经即将迈入产业互联网的时代。时代变了,这场狂欢本身,恐怕也就变得不再重要了。

    • 保罗•罗默:增长大师,话题人物

      太多人鼓吹“真实世界的经济学了”,但真正能像罗默那样,对真实世界进行深入思考的人,其实还很少。

    • 威廉·诺德豪斯:守望绿色的经济学家

      耶鲁大学教授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曾一度被众多博彩公司一致认为是角逐诺奖的有力候选人。虽然最终2009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并没有垂青诺德豪斯,但通过赌局事件,他的学术贡献和社会影响都可见一斑。

    • 陈永伟:腾讯变身,只有不停奔跑才能留在原地

      尽管腾讯通过这次变革,已经从组织上做好了由2C转向2B的准备,但是它能否在未来的竞争中取得成功,还需要取决于一些其他的因素。

    • 陈永伟: 顺风车事件之后,如何治理平台

      如果要重新激活网约车市场,让其保持充分的竞争,就不应该继续在一些旁枝末节的标准上面下工夫,而应该将注意力多放在安全服务等关键问题上。一旦安全有保证,就应该准许准入,那么网约车市场很快就会形成充分竞争,滴滴也自然不会这么牛气了。

    • 陈永伟:子弹短信到底能飞多久?

      子弹短信是一款社交软件,这类产品的特点是具有很强的网络外部性。这就决定了当用户总量达到了一定的临界点后,就会发生滚雪球般的加速成长。因此,如何让产品迅速达到临界点,就是一个关键。

    • 陈永伟:管理网约车——要搞活,不要“管死”

      监管的目的应该是以改善网约车服务质量、改善人们的出行条件为目的的。如果为了维护秩序而一收到死,那就无异于是为了治疗驼背而把人治死了。

    • 陈永伟:莫让电商平台担负“不可承受之重”

      一般来说,如果程序上没有问题,那么经过政府审批之后的项目如果出了问题,审批人员不会被要求承担连带责任。而根据三十七条,平台如果审核失误,就要承担连带责任,这就表示给平台的责任要比给政府的还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