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昆汀·斯金纳:把英雄和恶棍放一边,历史研究应该做什么?

罗宇维 05/17 12:07 | 评论()

“哲学史家的任务并不是对过去做出道德判断,而是试图尽可能如其所是地理解过去。”[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