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回忆我的老师唐弢(下)

淡豹 05/30 16:33 | 评论()

唐先生是个典型的中国二十世纪知识分子。待人接物有传统文人的风格,不仅是温和,而且有一些内部的狂狷。狂的那部分他表现得不多,狷的部分很多——“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大变天中,始终是要有所不为,若事事都要为,那怎么行?[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