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翌霖界面专栏作者

关注该作者

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

7文章7面粉0评论
    • 胡翌霖:谁能卖黑洞照片?视觉中国能,但你也能

      创作者早已给包括你、我或视觉中国在内的所有可能的使用者们,发起了公开的交易,只要我们满足他的要求,就可以拥有使用这张图片,甚至从中赚钱的权利。

    • 胡翌霖:写字机器人来了,该砸碎还是举手投降?

      家长和老师始终有责任去审视和控制智能手机或写字机器人之类的新技术对教学过程的冲击和破坏,但在此之前,更需要审视的是教育本身。

    • 胡翌霖:从三聚氰胺到论文查重,毫无意义的检测攻防战

      正是因为这种对造假者普遍宽容的风气和制度,使得人们可以毫无顾忌地钻研蒙混手段。在这种环境中,检测技术再高明又有什么用呢?

    • 一块屏幕很难改变教育的命运,弹幕或许可以

      如果说教育不只是为了考试或求职,更是为了培育健全的、丰富的、自由的人格,那么,对于远程教育的优势就应当重新审视了。

    • 科技进步真的可以剪裁人类的价值偏好吗?

      与新技术捆绑在一起而得到促进的单一尺度也许适合此时此地的价值或审美,但多样性和偶然性的丧失却限制了我们对未来的适应力和想象力。伦理学应当为变化中的未来敞开胸怀,不只限于敞开胸怀去迎接新技术,也应当努力为价值的多元性留出余地。

    • 胡翌霖:基因技术与人类感恩和敬畏心的消逝

      在现代世界“上天恩赐”观念最后的一块避风港,可能就是在生育领域了。最“现代”的父母们,仍然乐意把子女看作是“上天的恩赐”。孩子的出生与成长,总是受到父母的“精心呵护”,而不是“精密控制”。而基因技术的介入,标志着这最后的“恩赐”也终于面临消亡的危险。

    • 胡翌霖:VR能拯救沉迷于手机的我们吗?

      同样是沉迷,御宅族和科研狂的沉迷更偏向于沉浸、专注,而低头族和电视迷的沉迷或许更偏向于迷失、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