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玉洁界面报道总监

关注该作者

43文章311面粉4评论
  • 微信号:wowjiemian

  • 日本的寂与乱:宝塚粉丝、安静的婴儿与松本哉的革命

    生活在丛林化的中国,我羡慕日本人的礼貌和道德感,很希望人们不要那么粗鲁,希望处处如入无人之境的中国男性,也能学习他们对身体的控制,但是这种高度的秩序化实在令人畏惧。

  • 正午信箱145 | 你要记住,英雄莫问出处

    本期信箱,由郭玉洁回复。

  • 正午访谈 | 倪湛舸:幻想文学正在捕捉我们的现实

    我们聊了聊同人文,丧尸末日,美国的青少年文学,中国的通俗文学,以及所谓的“文学性”。

  • 正午信箱131 | 妈妈啊,妈妈

    今日信箱,由郭玉洁回复。

  • 正午信箱129 | 烂泥为什么一定要上墙?

    本期信箱,由郭玉洁回复。

  • 旧山河,新故事

    《正午》第六期即将上市,本期名为《旧山河,新故事》,是一本“旅行文学”特刊。我们带着好奇心看四方风物,远到中亚、美国、欧洲,近在城市的废墟和动物园。这也是一次全新的改版,是智识和情感的多重旅行。

  • 社会主义女子图鉴

    有人把王翠玉比作中国的何塞·玛利亚,1940年代,何塞·马利亚在西班牙北部巴斯克地区创办技术学校、创办合作社,经过几十年的发展,1999年总营业额103亿美元,在西班牙十大集团中排名第六。王翠玉说:我是看到了贫困和问题,力所能及做点事。截止2012年,她办的“上海市女子实验函授进修学院”一共培训了3万名女学员。 理解王翠玉,关键在于,一个有能力、有资源的人,能否超越自己的身份,放弃自己的利益,为其他更弱势的人付出?或许在任何时代,这样的人都是少数。

  • 三辆奔驰,都属于我的邻居

    本期信箱,由郭玉洁回复。

  • 西班牙笔记:雄城壮,看江山无恙

    “清晨醒来,看到对面房子的窗户,一弯密密的薄砖顶出圆拱——所谓马蹄形,心里觉得奇特。连四处可见高迪的脑洞、童话一样的巴塞罗那,都不及这扇窗户。我立刻理解了华盛顿·欧文、田晓菲的惊叹,那是在西方的内部看见了东方。”这是一次借助阅读实现的旅行。

  • 初恋有什么好?我一点都不怀念呐

    今日信箱,由郭玉洁回复。

  • 朱天心:有人说我们是文学界的大小S

    台湾作家朱天心《三十三年梦》在大陆出版,她在上海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她谈了台湾的年轻人、杨德昌、孩子谢海盟,批评了两个文化名人,当然,也谈了文学。天心觉得,认真的写作者,像恐龙一样,濒临绝种了。

  • 秦腔、卖蜂蜜的记者,和被困的僧人

    今年5月到6月,正午搞了一次自驾活动。结束之后,生产了很多游记,这是西北线路最后一篇。“建筑师、作家唐克扬写过一个中篇小说《长安的烟火》,像卡尔维诺写《看不见的城市》一样,哲学性地将长安写作一个永恒的城市。贾平凹的《废都》,则工笔写出了(他想像中的)九十年代西安文人的生活。很多人评论说,《废都》是20世纪的《金瓶梅》。参照不同的文学,作家想像着自己的城市。”

  • 博物馆的奇妙世界:49封来自明代的书信

    这个月,我们带大家到上海博物馆看看。8月以来,这里做了一个名为“遗我双鲤鱼”的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展。和刚刚结束的“大英特展”不同,这个展览看似小众,却很有原创性,设计精致,也很接地气。我们请到了上海博物馆书画部的副研究员孙丹妍,跟我们聊聊这个展览。她还为我们解说了部分书札,附在图后。

  • 《白鹿原》:陈忠实的沉默 | 正午·书架

    一个西北人是擅长沉默的,不情愿的时候,会不惜难堪地沉默下去,用沉默打败世界。我以为《白鹿原》和中篇《蓝袍先生》中所写的,是我所熟悉的西北生活,西北性格。陈忠实却觉得,那是整个民族的心理结构。正是陈忠实的确定和固执,才会有了这部小说。

  • 这就是个活儿,就是个活儿!

    “每天一出门,就有一个镜头对准了我,我的身体立刻像被捆住了,变成了一具走动的尸体。龙哥是个老实人,我不能欺负老实人,但我太不喜欢他手里的相机了,那是一种有所要求的观看。”西北自驾线路还在继续,在郭玉洁的家里继续。

  • 他终于打开了这个梦|书架

    “正午书架”是正午与木果书架合作的新栏目,以后的每个周五,正午和正午的朋友会在这里写点读后感,推荐一本自己读过的好书。这些书都会放在木果的“正午书架”上,如果感兴趣,可以点击文末的二维码查看和购买。今天上架的是唐诺的《眼前:漫游在<左传>的世界》,由郭玉洁带来。

  • 鲜花插在牛粪上才能活|路上

    整个五六月,正午部分员工都在外面自驾晃荡。每周五,我们会更新一篇在路上的日记。今天是第一篇,郭玉洁在陕西。

  • 孤独的蜂房,以及往西北去

    在我以前工作的一本杂志,我和同事们常常“发现中国”,发现了边疆,发现了“胡焕庸线”,发现了云南,又发现了江南。“发现”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是证明了我们真正是“祖国的陌生人”。当时我们不知道旅行写作是一种不容易的文体,它需要动用所有的知识积累,把一个陌生的地方,变成“有我之境”。它不仅改变了写作,也改变了旅行。下个礼拜,正午即将开始我们的两周年纪念活动:“重新发现中国”。